来自西安的塔斯机器人 想帮养殖场养一群“清蒸

乐高机器人 2021-05-31 12:20www.xuehaixcl.com乐高机器人
8年前一个少年从清华大学机械工程和自动化毕业后,因为学的不是Computer Science,去了新加坡国立大学攻读机器人硕士。

有意思的,在少年眼里这个本岛面积跟北京市差不多的国家, 有HUBO拿来拆卸、有向国际看齐的导师、有政府投入的几亿人民币,虽然不及斯坦福和卡耐基梅隆的机器人来得闪闪发光,但相比国内机器人新加坡要先进不少,少年乐不思蜀地呆到了30岁,直到有一天,少年发现越来越多的国内机器人公司找过来,要少年和所在的研究机构帮他们做东西,少年觉得这个世界开始变化了。

因为一个单子而成立了公司

少年所在的塔斯机器人公司是2014年7月因为一宗单子 临时抱佛脚 成立的, 当时有一个医院的云直播项目,需要转播手术过程,做好了有一百多万的进账,少年的儿时玩伴看准商机成立了这家公司,然后各种忽悠少年回国加盟。虽然第一个单子跟机器人没什么关系,却成功把一群老骚年的肉身聚集起来,把公司的启动资金凑齐了 直到这次公司要给养殖场做兔子机器人项目交差。

结缘养殖机器人

西安的很多兔子会卖到四川,俗称 麻辣兔头 ,吃的人非常多。但兔子集中养殖很容易出问题,之前喂水喂食、粪便处理可以无人,但巡视的时候人进去很容易感染死亡,现在上面的人需要远程管理,需要用到一个远程呈现的telepresence, 再把这个饲养过程暴露给消费者。

我们给做的机器人在巡视的同时还可以使消费者对兔子的卫生安心,甚至想看看这个能不能做成清蒸的,可以卖给更多的地方。

另外,我们得赶在10月份陕西农高会展示出这两台定制的养殖机器人,再后面可能会有13台左右的小批量订单。

小公司生存至上,这些项目无疑把塔斯机器人的商业化之路跟 定制 联系地越来越紧密。甚至他们介绍他们的核心技术时也紧紧围绕自己 能做什么 。

我们的核心技术就是解决成熟二维激光算法和三维空间太复杂的问题。

其一,可以利用多种传感器(基于单目视觉、深度体感、激光)在各种室内环境实现实时建图、定位、导航。

其二,可以将多种形式的视频源基于进行直播和控制。

其三,正在开发自适应、自校准的系统

对技术的追求缓解了饿肚子的痛苦

我们过去的一年基本等于是负营收,但还好,大家还不是刚毕业的毛头小孩,还不至于为了一顿饭而放弃事业。 田博笑称去年一年自己拿的工资比投进去的钱还少,但记者看他知乎的签名 笑看别个人生赢家,没啥 依然给人一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漂渺形象,待问到他关于机器人产业的看法,却一下子头脑清晰起来了。

1)机器人现在缺的是算法

机器人的硬件、机械、电子其实在1980年代就成熟了,却受制于算法的欠缺, 逼 得很多做CS的人都去做这个了,现在圈子里很多懂CS的人购买了平台(芯片),然后基于平台去做很多事情,也冒出了不少机器人创业公司。

2)创业公司不适合做工业机器人

工业机器人跟传统产业更像,跟制造业的发展息息相关,关键部件落后国外很多年,小公司这边可以追赶的是算法、整合的能力和做解决方案,不可能做一个工业机器人去赚到钱。

家用机器人这个时间很重要,索尼1999年的时候就做了AIBO, 然后把它关掉了,现在16年过去了,现在还有很多人没法做到索尼当年水准的那个机器人。是不能做到吗?

是市场不接受它,国内现在做机器人处在一个做消费电子的想法,并没有真正去想我可以做到什么智能,有哪些智能我可以加进去,有哪些只能是没用的,只是在08年大家都做的时候一窝蜂加进去,这个是中国整个从科研、产业到产品这条线太过薄弱导致的。

3)激光导航有短板

作为一家做室内定位的机器人公司,定位是移动机器人要解决的基本问题之一。田博对于市面上常用的自主定位技术也有要发表意见的地方。

目前最常用的自主定位技术,一种是基于惯性单元的航迹推算技术,它利用运动估计(惯导或里程计),对机器人的位置进行递归推算。一种是近10年来比较热的SLAM (确定自身位置的同时构造环境模型)的方法。

田博他们自然选择的后者,激光导航作为SLAM常见的实现技术手段之一,在田博测试过后,发现激光扫描跑平面(2D技术相当比较成熟)目前比较成熟,但跑平面就不咋地了。比如房子里有一盆树,激光导航能看见花盆,但看不见树枝,比如设定的能看到的是20cm的平面,高于20CM的平面就看不到了,做3D的话,扫描的数据大,处理速度变慢,整个运算成本就会高很多。

虽然目前市面上有一些通过2D扫描,同时在另一个轴进行旋转的 伪3D 扫描方法诞生,但还是不如国外北阳激光这样大牌公司成熟(一秒钟30赫兹的扫描频率),这样的技术成熟了对消费机市场的推进会更大。

不在沉默中爆发便在沉默中消亡

我们是很缺钱,但心里又不想那么火急火燎地完成融资,当然我们在找A轮 。

塔斯机器人因为一个单子而成立的创业逻辑很对,很多大公司一开始成立是因为要解决客户的难题而出现的,包括现在正当红的某厂家,但成立一年后的进展有点奇葩。

跟记者见过的大多数初创期创业者不一样,一般的创业者借助某个契机进入一个行业后,必须一边推进项目,一边想着如何迅速扩大,基本不经历精神分裂的过程不能完成创业者的蜕变,但田博此刻没有精神分裂,他过去一年资产进账为负,他依然能安心地坐在办公室做着他的技术研究,他在心里不平衡的时候就会想想锤子的钱晨

田博现阶段对于一个创业公司能够做什么、机器人行业缺什么很清楚,但是对于自己要创新的东西还不是很笃定,如果10月展会过后养兔机器人能让他们一炮而红,或许他们会不再踌躇。

Copyright © 2016-2020 机器人教育网 版权所有 Power by

机器人游戏,机器人加盟,机器人培训,机器人课程,机器人视频,机器人比赛,机器人制作